月淚沐煙

拜托请点开。
子博:,ID:,主更全职相关。

目前正在疯全职<3,最爱是杰希大神和蓝河小天使,cp挺博爱的,几乎都吃,叶蓝.王叶王.韩张.双花.......,陶轩刘皓一生黑没得商量。

火影补番中,疯柱斑,宇智波多件套。团藏黑绝六道一生黑(不过六道操作的好似乎还有救)

排球全员小天使!!!!!!!目前仍痴迷于稻荷崎坑出不来

湾家人,喜欢聊天,欢迎交朋友^ ^

柱斑-中秋玛莉的来访

先谢谢点进来的小可爱,这是中秋贺文,只是因为我还没打完(还敢说)所以先占个空间,之后会补上来并打上tag的

唔,這幾天掉了兩個粉
對於一整個暑假都沒更文卻仍持續關注我的你們真的是非常的感激!!!!!對於取關我的小可愛我也真的是感到十分抱歉
先預告一下,中秋那天我會放文的
然後如果有看到這則貼文的小粉絲們如果想點梗我是超級歡迎的!!!!
謝謝你們當初粉我且沒有取關^ ^

為什麼我只要一點克里澤的tag就卡呢!!!!????
讓我安安靜靜當個cp粉女友粉不好嗎????

克里澤怎麼那麼甜啊嗚嗚嗚
師匠我永遠愛你!!!!!!

我要吹爆這位太太!!!!!!!
下午問說有沒有想看誰的糰子,抱著興奮的心情去回答,然後........晚上圖就出來了!!!!!!!!<3<3
一帆和英杰怎麼這麼小天使啊啊啊啊啊----!!!!!!!!
@音乐柠檬水

音乐柠檬水:

p1乔高

p2钟叶离

我錯了!!!!!!
我更文都更到全職去了啊啊啊啊啊!!!!!
orz

之後會回來的,回來先把葬更完,然後有個答應朋友的鬼月--柱斑版瑪麗的電話
還有參加了一個續寫活動,不過我排挺後面的
坑都會填完的!!!!!!

杰希大大生贺─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自己的感想,对于杰希的看法。




杰希大大生日快乐! ! !

第一次看全职是在高中的时候学妹强力推荐给我的,那时对网游文的兴致其实并不高,但我还是被里头的人物给深深吸引住了,我印象最深的人物除了叶修以外,就是王杰希了。

杰希大大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大猫,有着威严的一面也有慵懒狡黠的一面,另外,朋友 @Schoolgirl Q 帮忙补充了下,她说,杰希本来是一只能够引领风骚的大猫,但为了团队放弃了自己风骚的操作。

看小说全职我第一次哭的地方就是全明星赛高英杰打败王杰希那里,连黄少天都说了:「王杰希一世英名大概就要毁在这了。」可想而知,老将输给了自己的后辈究竟会被外人如何评论,外界来看是王杰希这样一个大神失利输给了一个还未长成的新人。而王杰希,却是完完全全的不在乎,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幸好,还是有人懂得他的苦心,给予了心中最高的敬意,蓝雨的喻文州以及叶修。甚至身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也给出了:「这已经是一个完全将战队摆在首位的选手,是全联盟最好的队长。」这评价。动画版更是穿插着王杰希教导高英杰的回忆,害我哭到室友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手把手的教导你如何杀死我,王杰希温柔理性,比起个人更在意的是战队,用心带领着队伍教导着后辈,对于乔一帆也并没有否定他的努力及才能只是认为他的风格并不适合微草。

自出道以来没有缺席任何一场比赛,用心负责,可惜的就是缺少一个与他知心的副队长,不过就对于战队的考虑以及对队员们的严格来看,就算是单亲爸爸他还是当得非常棒的!

联盟中几乎所有称号都是送给角色的,只有〝魔术师〞是送给王杰希本人的,他的打法诡谲多变,不可思议的飞行操作,完全无法预测的攻击角度,全部都是靠他的意识判断及操作打出来的。与生俱来的想像力及观察力,他的天马行空、准确、犀利以及变化莫测成功造就出了无人能模仿的魔术师王不留行。

黄少天见叶修时说出了王杰希看刘皓的面相时得出了心术不正狼顾之相的结论;叶修在第十区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时第一个被求援的就是王杰希,使用车前子帐号试探君莫笑的他在打完要离开时第一句话并不是说出试探完的结果,而是问说签名要签在哪;带着队员们把叶修当成荣耀史上最大Boss来刷;可能碰上的对手义斩战队及蓝雨新成员卢瀚文也慎重地先跑去试探了一下实力;与兴欣联手下本时理解叶修对于莫凡的苦心,和叶修在装备roll点上计较的像个小孩。不要去猜测杰希大神的心思,因为你每次看到他他所呈现给你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面貌及风格。

〝在这个联盟生存,如逆水行舟。〞〝如果运气好也是错,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要背负起微草的未来阿,英杰。〞每次看到他讲的话给我的感受都不一样,他就如同一道不刺眼却显眼的光一般,站在最前方指引大家前进,不会因任何挫折及考验而低头,一直待在那里,迷茫时只要抬起头,他会指引你方向。关于这一点,叶修也给出了他的想法:微草队员们当他是靠山而不是榜样。王杰希恍然大悟也因此做出了调整。

我深信着就算之后王杰希退役,高英杰继承了王不留行,我们心目中的魔术师仍是王杰希。并不是说英杰承担不起魔术师这称号,而是王杰希是王杰希,高英杰是高英杰,不同的两个人本就不应该拿来比较,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打法,呈现出来的风格也绝对不一样,高英杰并不需要成为王杰希。

在微博上有一个提问:「王杰希拒绝担任国家队队长是因为想重启魔术师打法吗?」,虫爹回答:「不,他只是懒。」王杰希不想出风头,不想太累,最前面说得像一只慵懒的大猫这里也得到了体现,那他为什么在当时会接下微草队长的职务呢?在当时如果他拒绝,几乎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会觉得满意,但唯一会感到失落却又不会表达出来的就是王不留行的上一任操控者,微草战队的前任队长林杰。王杰希说:「他(林杰)从来都不会勉强别人,他总是在勉强自己。」而因为感受到林杰的想法而接受微草队长这职务的王杰希又何尝不是在勉强自己?尽管生性像只什么都不想管的猫,但是一当起队长来成熟稳重负责,甚至为了战队而封印了自己最拿手的魔术师打法,动画中叶修是如此说的:「魔术师打法太过吊诡,队员都跟不上,王杰希只能做出调整,这并不只是牺牲,还需要很大的勇气。个人风格是一种潜意识的本能,职业圈中敢于改变的选手很少,尝试过的大多也失败了。尤其像王杰希这样个人风格强烈的选手,贸然改变更容易丧失自我,陷入混乱,幸亏他实力足够强悍。」。如此细心且温柔,我们的王杰希,期望能在国家队的比赛上再度看到那对他来说最无拘无束、自在自由、奇幻神奇的魔术师打法。

霸图是整体染上了韩文清的颜色,而王杰希则是将自己染上了属于微草的色彩。

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饶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致我们最爱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王杰希。




踩点来放杰希大大生日贺文啦~! !

献给最爱的魔术师<3

另外就是因为月酱我有一些奇妙的强迫症,不想要主页太乱,所以专门开了一个子博打算来放全职的文,虽然现在还没有,不过之后会慢慢放上来的,欢迎移驾观看唷~~  @宮淚月  ID:setsunamiya


考完检定了! ! ! (欢呼

接下来就是准备回归了,你们有想先看哪一篇吗?

话说最近因为动画把全职高手翻出来重看,可能之后会开个小号专门放全职吧,毕竟这个号已经有排球和火影了,有点强迫症不想弄得太乱,所以干脆就分开好了。

占个tag,可能之后会删掉(大概


关于更新及脑洞


*内有人鱼篇及妖狐篇的片段(都确定会是多件套了)

*内有通知


首先要跟大家道个歉,关于葬的下篇本来是想在五月底前放完的,但是因为写起来实在很不顺就撕了,勉强写出来的东西品质没保证嘛,所以要麻烦你们等我了。

接着就是因为我6月21要期末考,7月1号要检定,所以6月暂时停更一个月。 (可以拜托不要掉粉吗?我会哭的QAQ)

跟大家保证暑假多更! !

以下是答应的小片段(先吊吊胃口(滚##



人类柱间x人鱼斑



片段一:

那天,没有带任何同伴,斑独自一人游上了水面,温暖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他舒服的双眼微眯,硕长有力的深紫色鱼尾在阳光下闪烁着美丽的光泽,轻轻地拍打着,激起了一片片浪花。

因为海里的规定,所以他已经很久没到海面上来了。

「我下去捡一下,你们先过去好了。」

一个声音传进他耳里,斑游到了岩石后面,只稍稍探出了一半的脸。

在斑眼前的,是一名人类小孩,他从高处攀着岩石慢慢的爬下来,捡起了海滩的塑胶瓶。

「呐。」斑有些好奇,于是他游了出去,虽然人鱼一直是被捕捉的生物,但一个人类小孩还真没什么好怕的,「你为什么要特地爬下来捡这瓶子?」

「我掉下来的把它捡回去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而且海洋这么漂亮……」说到这儿,那个留着西瓜皮似的头发的小孩才抬起了头,然后……「你好漂亮! !当我的新娘好不好?」

宇智波.新娘.斑:「……」这谁家的小鬼!家长怎么教的啊!有人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求婚吗! ?

「大哥!你好了没?」

上头传来了一个宏亮的声音令一人一鱼下意识地往上看了下。

「啊,那声音是我弟弟。」小孩抓了抓头发,腼腆的笑了笑,「我叫千手柱间,下次来这里还会看到你吗?」 

「不会。」斑直接了当地拒绝了。

「是嘛!」柱间歪着头想了下,然后笑了,「我明天还会来的,明天见。」

「……」斑认真地思索了下自己刚刚应该是用人类的语言讲话没错吧。



片段二:

「斑!你没事吧!」柱间一把抱住了斑,而那攻击斑的黑漆漆人物早已失去了踪迹。

斑赤裸着的上身满是血痕,美丽的鱼尾上的鳞片也破损的很厉害,他咳了几声,咳出了一口血。

「斑……」

「我没事,柱间。」斑轻轻的将莹白的手抚上了柱间的脸。

仰头吻了上去。

「斑你!!」柱间大惊失色,他来到海洋的这几天已经听其他鱼类说过那个海神的诅咒了,而他也在刚才斑吻上来那刻感觉到唇间的微小泡沫。

「柱间,忘了我吧。」斑轻语,再度吻上柱间的唇,「你该回到你原本的地方了。」



片段三:

与孩童们讲完故事的老人缓缓地走向崖边。

他跳下了悬崖。

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温柔的水流包覆着他。

「不是叫你不要再来的吗?」面前那人没好气的说着。

老人近似贪婪的死死瞪着那人,那张他朝思暮想,完全没有变过的容颜。

「可是,你不是一直都在等我吗。」虽说这是个问句,但从老人的语气来看他根本是直接下定论了。

「……」美丽的人鱼沉默了,他轻甩尾巴,「是啊……我想你了,柱间。」




除妖师柱间x妖狐斑



片段一:

柱间转过头看向刀子飞来的方向,一瞬间,似乎整个时间被定格住了。

那人一头黑色蓬松的长发,面容妖冶绮丽,嘴角微勾,一双黑色的凤眼正看着他,像是挑衅般的挑了挑眉。

千手柱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有股声音正说着:「这人生来就该如此,自由骄傲的活着,这天地间,没有任何东西能束缚住这个人。」

那人跳下树,站到了他的面前,在他们眼神交会的那一刻,千手柱间突然有种感觉,仿佛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他们的命运似乎早在许久以前就交缠在一起,紧紧绞着,无法分离。

"你很漂亮。"

不知为什么,柱间在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句话,而他,也把那句话直接讲了出来。

空气像是突然凝结似的,在他说出那句话后。

那人眨了眨眼后双眼微眯,感觉像是要生气一般,但那暴风雨般的气势却又突然消失。

"谢谢你的夸奖。”那人笑了笑”我是斑。”

后来当他们在一起很久以后,柱间突然想起这天的事,问起了那时明明感觉斑要炸,连杀气都快冒出来了,结果却没有是怎么一回事?

斑很坦然的告诉柱间他本来是要发飙了没错,但是一看到柱间眼中只有欣赏、惊艳,真的就是单纯的觉得他漂亮,没有丝毫欲望,他的火气就完全没有了,还有一种:「这人本就该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就只该看着我。」的感觉。



片段二:

「呐,斑。」

「嗯?」

「我是人类。」

「废话,不然你是什么?树精吗?」

「……斑又嫌弃我……」

「你这容易消沉的习惯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掉啊!」斑瞬间炸毛,「你本来要说什么?」

「啊,就是我的寿命比斑少了很多倍,所以说啊,我要走的时候斑要陪我吗?」

「……怎么你怕寂寞啊。」斑挑了挑眉,讽刺道。

「我还好啦,我是怕斑会寂寞嘛!」

「……」斑听到这话沉默了,半晌,「放心,会陪你的。」

「果然斑最温柔了。」

「话别讲那么快,有条件的。」斑哼了声:「下辈子,你要负责找到我。」

「放心放心,这辈子让你孤单那么久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会很快找到你的。」

斑冷哼了一声,但里头的明显笑意遮都遮不住。

命运的红线纠缠在一起,死死的绞着,无法轻易的剪断,要毁,将只能一同毁去。



大概就是这样,谢谢阅读^ ^


(柱斑)葬-中篇

前篇:

*剧情向,努力地想让它甜但是原著向到底要怎么甜啊摔!

*斑死后的木叶,私设有,有部分是用扉间及水户视角去看,不是柱扉及柱水。

*有不明显的扉泉,因为这人打算不让泉奈在这文出现任何一次名字(这里不算(遭殴##

*其实一直觉得〝你选村子还是我〞的问题不就跟你选你妈还是我一样难搞吗?不过这里就像是古代后宫的你要保孩子还是保母亲? (遭斑爷殴#



碍于柱间忍界之神且杀死了宇智波斑的威名,整个忍界已经很久没有战争了,安稳的日子一天天的过,柱间每天都在想自己什么时候去找斑,可是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没有爸爸。

和水户一同去学校接儿子的那天,偶然的一个抬头,天边残阳似血,那醉人的红让柱间不禁想起了那危险却蛊惑人的双眸,那里头明明有着比任何人都还要深沉的温柔却只有自己看得见。

宇智波是魔性的一族,是因为恨意才能开眼,柱间觉得其实这说法只对了一半。开眼是因为情绪激动起伏过大,而能引起情绪变化的无非是爱与恨,这两种情感本就是同源,没有爱哪来的恨?爱与恨从来都不是反面,那是同一种情感。

正是因为爱的深才会被伤的深。

只要那时能坚决一点……〝那时〞是什么时候?是南贺川的决裂那时?是斑的弟弟被扉间重伤那时?还是斑要离开村子那时?只要决定有一点不同,是否结局就会不同?

想这些事情没有任何一丝意义,他现在只能背负所有一切继续走下去,他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

几年后扉间收了徒弟,其中有一个宇智波,虽然与斑的性情不同但也是宇智波的一员,美丽强大细腻且骄傲的宇智波。

柱间教导自家儿子忍术,也教导他人情处事,让他自己去接触各个家族,有些事是不能凭着〝听〞就能了解的。就像是某天千手烎跑回家后告诉柱间他发现自己的玩伴告诉自己的有关宇智波的事几乎都和真的宇智波不一样,而柱间只是笑着告诉他,那些玩伴并没有真正接触过宇智波,他们对宇智波的所有想法都是从他们的家长那听来的,而他们家长对宇智波的印象却还停留在战争时期,也不愿去更深入的了解,这也是柱间一直烦恼的问题,人与人之间的交心真的是非常的难。

在千手烎18岁结婚之后,柱间先请扉间帮忙顾一下村子,他前往各国游历,走遍了与斑一同捕捉尾兽的所有地点,明明是几十年前的事却仿佛就在昨天斑历历在目。

他们看过百花绽放,大地生灵带来了绿意及生机;他们遇过沙漠里的沙尘暴,为了水源的缺乏而重新搜索前进路线;他们走过悬崖峭壁,再度比起了看谁最快爬上最高峰……不用去在意身旁的人是什么姓氏,他们一同前行,他们推心置腹,他们将生命交付于对方手上。

他们一同追击,一同被追,偶尔不小心被别国忍者发现,最狼狈的一次大概是同时被住的近的两只尾兽围攻吧。那次柱间伤的很重,连仙人体都无法瞬间治好身上的伤,于是斑收好封印着尾兽的卷轴背着柱间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当然斑也不是没受伤过,只是当他被柱间背起时会逞强的想下来走路,所以柱间不得已只能使用木遁固定,被斑骂了一整路。

想起这些往事,柱间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他往后一躺,享受着大自然的气息。现在的他,大概只有想起斑时才能笑得如此畅快。

「你已经离开了这么久,却从没在我梦里出现过,你在恨我吗?」柱间轻声说道,「你恨我也是应该的,但是我啊,只要想起有你在内的回忆就觉得开心啊。」

说到这里柱间突然坐了起来,「不行,在这样犹豫下去就不是斑所认识的千手柱间了,果然还是得赶快把该做的是处理完才行,何况……」



时隔五年,千手柱间回到了木叶,迎接自己的是快要满五岁的长孙女,虽然已在扉间的书信里得知这件事,但是听说和亲眼看到是不一样的。

千手柱间开心极了,几乎将自己的长孙女纲手宠到了天上去,甚至不小心让她把自己的赌术也学去了,虽然赌运可能跟自己差不多。结果被扉间骂了,但是扉间骂完后却一直在柱间面前晃又不说话。

「扉间,你怎么了?」柱间知道自己没那么多时间了,如果扉间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赶快解决,例如婚事?

「……大哥,你的查克拉……」既然柱间都问了,扉间也不是不愿说,只是真的很难开口。

「真不愧是扉间呢!」每次想偷溜却被看穿时的柱间都不得不感叹一下自家弟弟的强大,「差不多了呢。」

「真的没办……」法了吗?扉间问到一半就觉得自己问了蠢问题。

「没办法了呢。」柱间笑着回答他,「就算有你们在,有孩子孙子在,感觉不管再怎么开心心里还是少了什么。」

心碎了是否能修补?将那碎片一点一点的捡起补上或许是可行的,但若碎片直接碎化成粉末,风一吹就找不回来了,也不想找回来。

「扉间,其实你是懂的啊。」想起刚回来时被震惊到而封印的那个名为碎土转生的忍术柱间就一阵头疼,扉间想复活谁他当然清楚,只是憋在心里这么多年连他都以为扉间没事了,扉间谁也没透露过任何一句话……扉间,你真的不是对面宇智波家的孩子吗?

千手扉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之后就要拜托你们了。」柱间温和的看着自己从小保护到大的弟弟,眼底有着温柔及歉意,「抱歉。」

扉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柱间没有马上跟出去,因为他知道门外还有来不及走的水户。



一年后,千手柱间过世。

在他去世那时床边没有任何人,大概是有所预感,所以全部的人都被他赶出去了。

他并没有感叹还是哀伤,他只是定定地看着窗外,天气已入秋,叶子也开始掉落且随风飞舞,昏黄的天色就如同火一般。

「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有火在燃烧。」他轻声念着,就如同发着最虔诚的誓。

森之千手,火之宇智波,加起来才是木叶忍者村。

在他闭上眼时隐约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于是他笑了:「你来接我了吗?班。」我的挚友,我的兄弟,我的天启,我这一生中牵绊最深之人。

在他阖眼后木叶经历了一阵兵荒马乱,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有一个人一直待在那间房间的窗外树上,一直待到深夜才离去。



忍界开始动荡,战争再起。

扉间成为第二代火影,一生未婚,继承兄长的遗志,为村子鞠躬尽瘁,最后为弟子断后而死亡。至死为止,从未使用秽土转生复活过那个人,一次也没有。

水户比他们多活了三、四十几年,甚至活过了自己死在战争中的儿子。

为了村子的未来及对后辈的关爱,她将爱教给下一任的九尾人柱力,未来的第四代火影之妻漩涡玖辛奈后含笑逝去。


-tbc-


你们说,虐吗?

想求个评有没有小天使愿意满足我?

多少想知道有没有ooc(对戳手指


(柱斑)葬-上篇

后篇:

*剧情向,努力地想让它甜但是原著向到底要怎么甜啊摔!

*斑死后的木叶,私设有,有部分是用扉间及水户视角去看,不是柱扉及柱水。

*有不明显的扉泉,因为这人打算不让泉奈在这文出现任何一次名字(这里不算(遭殴##

*明明说好相思十诫先写却因为学校上课内容关系整个大爆发,结果葬就先出来了(摊手



世界上没有谁会因为失去谁而活不下去。

只是你可能会觉得失去他整个世界都变得毫无生气、索然无味。

他死了,你也死了。



「大哥……」当扉间来到山谷时看到的是跪倒在倒卧在地的斑的面前的自家兄长。

「扉间啊……」柱间从没觉得自己有如此疲惫过,因为自己的仙人体体质,就算是之前两族在战场上对峙,与斑打个两天两夜都没现在这么累。

「大哥,我们先回去吧。」扉间他自己是感知型忍者,所以他很清楚斑的身上已没有了查克拉,而自家兄长的查克拉也非常微弱,感觉就像是……要随着斑一同离去似的,「还在下雨,不要把身体弄坏了。」

尽管柱间是如此地不省心,但依旧是他唯一的兄长,也是在板间死后仅剩的兄弟了。而且扉间并不是不清楚自家兄长是用一种纵容的爱来包容着自己,只要你不毁天灭地,天塌下来我都帮你顶着,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柱间没有回话,只是他缓缓站起的动作证明了他确实有听见扉间的话,站直身子后他又弯下身去抱起了斑,那已变得冰冷的身躯令他颤了一下,差点要放手再度跪下去。

扉间赶忙上前去扶住了他,却没有尝试从柱间手中接过斑。

真不愧是扉间,果然很懂他。柱间在心中叹了一声,他自己很清楚,如果刚刚扉间伸手的话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的。并不是说扉间会对斑做什么,就如同扉间了解他一般,他也十分了解自家弟弟,扉间会因为顾忌自己而不会在这时对斑的身体做出什么事的,会拒绝纯粹是因为自己……并不想放手啊。

低头看向怀中人如同安静睡着的脸孔,内心的情绪交杂着,一半是处于刚刚或许只是做了一个恶梦罢了,等等睁开眼就能斑站在面前对着自己笑,另一半则是狠狠地告诉自己,斑已经死了,死在自己的刀下,是自己亲手杀了这一生中最了解自己的人,斑已经不会再睁开眼用那双仿若装着整个星空的眸子看着自己了。

脸上的水珠不断顺着脸颊滑到下巴,汇聚成水滴一滴滴的落下,柱间自己也搞不清楚那究竟是雨还是泪了,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



在那天之后,明明是少雨的地区雨却整整下了一个礼拜,甚至还有继续下下去的趋势。在这期间,为了九尾的封印问题,涡之国的漩涡一族,千手的远亲,为了继续维持友好的关系及换取些许支援,与千手一族谈好了联姻,千手柱间与漩涡水户一个月后完婚。

「水户,是我对不起妳。」

木叶忍者村的会客室里千手柱间认真地看着漩涡水户,如此道。他本来就很不赞同这种把女性当成物品的举动,可是却无法改变两族长老们的决定,而且九尾的问题还真的得解决。

水户摇了摇头,「你并没有对不起我,就算你是一族之长、一村之影,也不能完全掌握每一件事。只是,我想要你的一个承诺。」水户知道柱间为了拒绝这场联姻做了多少努力,却还是无法阻止长老们的固执及他们对村子未来的期许,到底为什么老一辈的人会觉得联姻是保障啊! ?这样想的同时水户也为柱间感到不值,千手一族的长老要联姻很明显就是希望柱间的木遁细胞可以传下去不是吗?

「承诺?」柱间有些无法理解水户所要表达的意思。

「我不想要恨村子,也不想要恨这个世界,我想要带着爱成为九尾人柱力!所以我需要一个孩子!」水户用一种极其尖锐却又饱含爱意的语气告知了柱间她的决定。

柱间眨了眨眼,霎时懂了她的意思。她在努力不让自己去恨逼她联姻,逼她成为九尾人柱力的人,她愿意为了族人而牺牲却不代表她就不能怨,但她在怨的同时又想让自己保留对美好事物的良善。

「若是我身为一个母亲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在仇恨中长大的,我会让我的孩子在爱中长大,一点一点告诉他世上所有的美好事物,然后看着他平安长大到娶妻生子……」水户的面容顿时柔和了下来,「恨并不能使一个孩子完整的成长,爱才能。」

「我会让妳有孩子的,水户。」柱间微微颔首,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起身,「我先送妳回去吧。」

「不用了,附近而已。」由于婚礼的事宜有些繁杂,水户已带着一部份的族人住进了木叶。她转身拉开门,停顿了下并没有回头,问道:「柱间,你往窗外看看到了什么?」

「窗外?」柱间不明所以的往外看了下,「雨?」

「是啊。」水户微微叹了口气,「是雨呢,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没有再理会柱间,水户走出了会客室,到了门口她拒绝了护卫帮她撑伞。她就站在雨中,微微仰望着天空。

她的确是喜欢过柱间的,谁不喜欢强大帅气又脾气温和的男人。但是那年柱间和斑捕捉尾兽时曾一同来过她的村子,当她一见到宇智波斑时就知道自己是没机会走进千手柱间的心里了,他们两人之间是没有任何人能插足的,不是爱情却胜过了爱情,他们间的羁绊远比爱情更加深厚。

此世间,他们唯有彼此能与其并肩,少了谁都不行。

水户本以为他们会继续相伴着走下去,这样也好,只要宇智波斑还在的一天,千手柱间永远不会考虑联姻这件事,结果她等到的,是宇智波斑的死讯。

刚刚窗外有着屋子,有树,甚至还有在雨中玩耍的孩子们,但柱间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微微细雨。

「传说中,雨是上天的眼泪。」水户在雨势渐大的雨中轻语,「柱间,上天替你流了如此多的泪水,你是否有减轻一些悲伤呢?」

水户知道在宇智波斑死后,柱间别说是一滴泪了,连脸色都没有任何不对过,似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没什么,不过是杀死一个叛忍罢了,甚至可能还有人会因此松一口气,因为少了一个能威胁自己的人。但没有人记得千手柱间除了是火影,是千手族长,是忍界之神以外,他还是一个人,尽管被誉为忍界最强者,他仍旧是一个人。

而世上唯一能与之齐名的修罗之名的那人,背负着忍界所有恶意的那人,唯一能与柱间畅谈的那人,已经不在了。

漩涡水户抿了抿唇,「走吧。」



扉间最终没有动过宇智波斑的尸体,尽管那是他梦寐以求渴望已久的写轮眼。

「大哥,你还好吗?」天知道当他看到千手柱间乖乖坐在办公改公文时内心有多震惊。

「我很好。」千手柱间轻轻地笑了一下,「水户怎么样?」

「桃华说没有任何问题,最危险的三个月已经过了,很健康。」扉间刚从千手桃华那儿回来,证实了他的实验理论是正确的。

千手柱间与漩涡水户并没有洞房,水户肚子里的孩子是扉间研究了自家兄长的细胞后推论出来的成果,直接将柱间的木遁细胞分裂后注入水户的子宫与卵子受精且着床。

「水户说希望你能帮孩子取个名字。」扉间走到桌子旁,停顿了些许,「大哥……」

「名字我会好好想想的。」柱间点点头,继续埋首至公文中,「扉间你怎么了吗?」

扉间看着这样的千手柱间一方面感到欣慰一方面又觉得有那么些许的难过。为什么他会怀念那个改公文改到一半就偷跑出去说要去找斑然后被自己抓回来念的大哥呢?而且大哥的沮丧模式似乎也很久没出现了。虽然看到自家兄长不再乱跑也有点开心,但……明明〝千手柱间〞就坐在那里,能和自己说话,能对自己笑……

「大哥,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在柱间反应过来前扉间就已经离开办公室了。

「哈?一个两个都不把话讲清楚……」嘴里嘟囔了下,虽说嘴上如此抱怨,但柱间明白他们的意思,却无法回答任何一个字,没有人知道他多想追着斑而去,可是他不行。村子才刚起步,很多事情尚未完善,他必须坐镇于村子才行,甚至他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

「咳咳!!」喉上一股腥甜,柱间擦拭掉了嘴角的鲜红,「这也不能让他们知道呢……」

虽然他在战斗那时对斑说出了〝这是我的村子。〞却不可否认斑仍然是村子的另一位创始人,当然,他也没想过要否认,村子永远都是他和斑的,但那时话讲这么重也不知道下了黄泉后斑会不会原谅他。

他们的村子,如果就这样放着不管的话他下去还是会被斑打死的。

就这样改公文改到了黄昏,柱间伸了伸懒腰。

「斑……」

也不知是如何,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名字令柱间微愣,半晌,他苦笑,

「真傻……」

七个月后,村子的大小事务几乎已步入了正轨,千手柱间与漩涡水户的孩子也出生了,名字为烎,千手烎,象征为光明。


-tbc-


烎,音同银,意思是光明。这个字上面虽然是两个干,但也有人会写成开,那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脑补了一出戏:把佛像(佛间)放中间,四周围绕了柱扉瓦板(千手四兄弟),然后开火(烎)。

中文字真是神奇啊! (深沉脸